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Stephany Griffith-Jones:开发性银行在公共政策方面的作用

来源:国际金融研究中心来源:国际金融研究中心导语 2020年12月18日,由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中央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治理协同创新中心、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共同主办,双威大学杰弗里·萨克斯可持续发展中心、第一财经研究院和普华永道中国协办的“第九届亚太经济与金融论坛”成功举办。本届论坛主题是“后疫情时期全球经济的恢复与结构性变化”。会议特邀哥伦比亚大学和萨赛克斯大学的Stephany Griffith-Jones教授发表演讲。本文根据英文演讲内容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来源:国际金融研究中心

来源:国际金融研究中心

导语

2020年12月18日,由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中央财经大学全球金融治理协同创新中心、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共同主办,双威大学杰弗里·萨克斯可持续发展中心、第一财经研究院和普华永道中国协办的“第九届亚太经济与金融论坛”成功举办。本届论坛主题是“后疫情时期全球经济的恢复与结构性变化”。会议特邀哥伦比亚大学和萨赛克斯大学的Stephany Griffith-Jones教授发表演讲。本文根据英文演讲内容整理,未经本人确认。

Stephany Griffith-Jones:开发性银行在公共政策方面的作用

Stephany Griffith-Jones

哥伦比亚大学和萨赛克斯大学

今天我要谈的是开发性银行在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公共政策方面所起到的作用。

目前我们可以看到一种变迁或者复兴, 即开发性银行正以多种形式发挥新的作用,尤其是在金融危机之后。如2008年、2009年北太平洋的开发性银行就很受欢迎,因为他们发挥了逆周期调节的作用。具体而言,他们的体量非常庞大,一旦危机出现,所有国家都会受到影响,此时开发性银行大幅增加双边或多边贷款,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我们来看一项世界银行在2007-2009年间做的相关调查。当时国家开发性银行增加了36%的贷款,多边开发性银行业也做了类似的工作,而其他银行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如此大的贡献也使得人们对开发性银行的态度积极许多,尤其是在金融危机到来时。

此次疫情爆发,开发性银行的应对举措同样非常重要,受到了多方关注。上个月,马克龙总统、联合国安理会和一些主要开发性银行的总裁联合召开了一次峰会,共有450人参加,大家都非常看重开发性银行起到的积极作用。我们也召开了一次研讨会,我在北京大学的同事朱建军也参加了此次会议。另外,我们还撰写了15篇以开发性银行为主题的论文,大家的观点也基本一致。

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开发性银行应该继续增强自己的影响力。事实上,目前为止,所有开发性银行的资产总额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每年的借贷额能够达到8.5万亿美元,比例上应该能够占到全球投资的10%。所以目前来看开发性银行的影响已经非常大了,对推动世界经济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那么,面对新冠疫情又应该如何做呢?我的同事朱建军表示,如果再增加20%的借款,比如将4000万美元投向全球,这将给新兴市场国家提供非常大的帮助。鉴于目前他们在财政刺激方面的空间非常有限,如果他们共同融资能力能达到4000亿美元,那么最后将得到8000亿美元,这取决于放贷能力。

展开全文

开发性银行既可以逆周期发放贷款,也可以通过提供更绿色、更普惠的贷款来推动经济的结构性改革。这是我们目前非常需要的。有些人可能不会提到这些结构化变革,因为大家对此并不熟悉。比如中国和亚洲一些国家可能会觉得这种领域需要非常高水平的投资才可以做到,导致有些领域是由私人投资完成的。但是在危机到来时,私人并不能提供足够的资金,以供大家使用。我举个例子,创新和基建等这样需要长期融资的项目,一般无法获得私人投资,因为私人厌恶不确定性。他们不会雪中送炭,不愿意贷款给穷国,也不愿意贷款给欠发达地区。而开发性银行就不一样了,它可以在融资方和投资方间建立起桥梁,也可以调动私有资金投向到那些最重要的领域。

有调查研究结果表明,一些大规模的开发性银行对发达国家和亚洲国家的作用非常重大,来看两个例子。第一个是新冠疫苗的研制。辉瑞疫苗是欧洲投资银行和欧洲委员会合作研制的,说明在一般情况下,多数疫苗研制一方面靠政府投资,另外一方面则依赖于开发性银行的投资。第二个例子是可再生能源的开发。最开始的能源开发资金来源于德国开发性银行,直到最近才获得了私人投资。除了德国以外,中国的开发性银行也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国家开发银行通过发放大量贷款、设计相关政策框架等,推动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尤其是在太阳能相关领域,中国做了很多的投资。这使得中国甚至全球都能负担起太阳能和光伏的开发成本,因为这要比化石燃料便宜很多,同时还进一步减少了全球的碳排放。所以,像疫苗研制、可再生能源开发这样的例子,能够很好地说明开发性银行的重要意义。

之前我在北京的一次讲座中描述了一个框架,即开放的开发性融资,实际上是一种混合模式,它不像二战之后,当时既有布雷顿森林体系,又有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其他的多边机构。另外,我们还希望这个公共框架可以和私营部门、资金的使用部门相互配合,这是非常重要的。

目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如何找到最好的方式来发挥开发性银行的作用、提高其效率、实现其最终目的。对此,我认为需要满足四个前提条件。首先,必须要有非常有力的宏观政策支持。其次,要进行金融市场的改革,甚至可以让开发银行自己参与到市场的建设当中。如中国的国家开发银行参与了债券市场的建设,其他国家的开发银行也参与了当地的货币市场建设。另外,各国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国家开发计划和清晰的发展目标,如此才能符合我们整体的巴黎协定和可持续发展的要求。最后,对于开发性银行来说,还需要有一个很好的治理架构。开发性银行不应该过于追求利润目的,其最主要的目标应该是发展效益最大化。

最后我还要强调一点, 那就是对于开发性银行来说,通过规模效应可以加强功能建设,尤其对于体量大的经济体,如中国、德国,规模效应更加重要。因此有人提出,希望可以通过一些多边的合作金融机构,进一步增加他们的资本金,来解决经济方面的危机。当然这个目标现在还没有达到,因为多边的金融机构也需要融资。但是全球可能还有30多个国家目前还没有获得开发性银行的支持,所以法国、德国等国家一直在支持其他国家建立相应的金融机构;同时很多发展中国家也正在考虑如何进一步完善开发性银行的功能,中国可以在这方面对其他国家提供一些帮助。

登录我们的官网www.cbnri.org查阅更多报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csd.com.cn/857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