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首席圆桌】复苏是2021年主题;美对华政策将出现形式变化

2021 年,全球经济会怎么发展?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会怎么走?全球化又有什么新格局?在 1 月 9 日举行的“ 2021 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上,在摩根大投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朱海斌主持下,渣打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丁爽,摩根斯坦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邢自强,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汪涛进行了圆桌讨论。

2021 年,全球经济会怎么发展?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会怎么走?全球化又有什么新格局?在1 9 日举行的“2021 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上,在摩根大投中国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朱海斌主持下,渣打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丁爽,摩根斯坦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邢自强,瑞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汪涛进行了圆桌讨论。

【首席圆桌】复苏是2021年主题;美对华政策将出现形式变化

复苏是2021 年主题

2021 年随着疫苗推广,市场普遍预计全球经济会迎来一轮强劲复苏。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明年经济复苏增长5.2% 。但发达国家在2021 年普遍仍会低于2019 年水平,复苏仍是比较漫长的一条道路。

汪涛认为,经济复苏跟疫情和疫苗的情况密不可分。目前多只疫苗获批,预计今年二季度疫情案例会大幅下降,经济活动会迅速反弹。美国有一些新的财政刺激方案得到国会批准,但比起2020 年,财政刺激力度相对较小。由于2021 年经济复苏的主要动力来自疫苗推进、疫情得以控制,故预测2021 年全球经济增长4% 以上,在2020 年缩减3.5% 到4% 。其中,美国增长约4% ,欧洲可能6% 以上,新兴市场国家反弹或更多一点。

汪涛指出,虽然到2021 年末绝大多数国家GDP 水平可能无法恢复到2019 年,但目前很多国家的零售、商品、汽车、房地产都已恢复到疫情前水平。而明年经济复苏主要将由各国的国内消费,尤其是服务业拉动。政策上,各个主要央行都会继续保持宽松。美联储在CPI 通胀达到2% 以前和全面就业前不会加息,零利率会保持较长时间,但量宽上或有所缩减。总体来说,全球货币政策会保持相对宽松,财政政策在不同国家有所缩减。利率方面,随着经济迅速复苏,尤其二季度市场利率可能稍有所调整上行。

邢自强表示,2021 年可以称为全球同步复苏年。中国跟其他地方,尤其跟发达国家之间增长的差值会缩小。

政策方面,目前财政政策多数国家比较宽松,美国也签署了新一轮对财政的刺激方案。预计2021 年拜登政府会推出温和财政刺激方案,财政赤字仍保持在高水平,政策利率还是易放难收。同时,去年在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百姓手里很多闲钱没有用掉,相当于一个被疫情压制的弹簧。2021 年一旦疫苗接种后,反弹力度会比较大。譬如,一般情况下美国百姓一年的储蓄率可以测算出来,但2020 年受疫情抑制,储蓄率处于高点,比正常年份多一万两千亿美元左右,占美国一年消费量七个百分点。随着疫苗等好消息出现,心理冲击慢慢消失,今年整个储蓄反弹会比较强。

展开全文

邢自强认为,全球经济到今年二季度或将逐步回到疫情前的增长轨迹,美国受疫苗、政策刺激力度和消费者手中“存粮”等共同刺激,反弹将比较强。但在这个过程中,将不再是中国一枝独秀,中国和其他地方的增长差会缩小。这也是正常的,因为不可能总像2020 年一样风景这边独好。2021 年即便中国的出口份额在全球份额里略有下降,也是在更大的蛋糕里正常放缓,还是会享受到全球经济复苏的红利。

那么,2021 年对中国经济增长将会是多少?

对此,邢自强预计GDP 增长9% ,丁爽预计8% ,汪涛预计8.2% ,朱海斌的预测是9.2% 。

有可能出现哪些意外?

那么,在2021 年大家基本认同全球经济复苏的基础上,有可能出现哪些意外?

丁爽表示,现在对2021 年全球前景大家都比较乐观,预测今年中国增长达8% 。但预测都是根据一定假设做的,这当中对全球经济前景有三个主要假设,一是疫苗,大家寄予厚望,这是经济复苏,特别是服务业复苏的重要前提条件。二是政策,包括财政支持、货币,特别是欧美零利率、量化宽松继续支持。三是拜登当选美国总统后,减少很多不确定性,风险溢价有所下降。这三个前提在很大程度上已在资产价格中得到反映。资产价格高起,且近期波动性明显减弱。

丁爽称,渣打每年就共识预测对会否出现意外事件做情景设想,一般每年都有一两件最后真的发。所以今年一个最大的假设就是疫苗,基本假设是三季度在欧美超过50% 的人口接种疫苗,这是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条件。而尽管现在好几个疫苗的有效性得到验证,但疫苗的副作用、有效性持续时间都未可知;疫苗的生产和运输、分配是不是能达到广泛的人口,也是不确定性;病毒会不会出现变种,使疫苗的有效性受到影响,也存在不确定性。

此外,根据对欧美国家调查,有些地方对疫苗的信任度比较低,即使可以接种,也不一定选择接种。而要真正阻隔病毒传播,一般需要50% —60% 的人口接种。这是今年所做假设中非常重要的意外。出现这个意外,对全球经济前景影响会比较大。

另从政策角度看,丁爽指出,会不会出现拜登继续推行加税政策、会不会对高科技产业增加管制,也是一个可能出现的意外。另外,渣打的策略师提到一个意外事件是拜登会不会四年坐不满,在任期中间就辞职。因每逢庚子年当选的总统,没有一个把任期做完。一旦出现这个情况,拜登会交权给卡玛拉,后者将成为第一位女总统、非白人的总统,市场会做出强烈反应。

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怎么走?

拜登上台后,中美关系会不会出现新转折,这是全球普遍关注的一大问题。

在丁爽看来,美国对中国比较强硬的政策得到两党支持,故回归奥巴马时期的中国政策,甚至更前面的中国政策的可能性很小。但拜登对中国的政策会出现一个形式的变化。

首先,拜登及其团队对中美关系的定调,主要还是竞争性,至少排除敌对关系。这减少了冷战风险。其次,美国可能更强调多边联合制衡中国,因为拜登很多团队的人认为如果联合盟友,就可以集结超过50%GDP 的经济体来书写、执行规则,使中国在规则中运行。第三,引用拜登后任国务卿对中美关系的定调,大多数情况下是竞争者关系,在一些领域是对手关系,在另一些领域是合作关系。

在对手关系,尤其高科技方面,美国不会对中国有任何放松,还是会进行限制。拜登政府可能更强调民权,在地缘政治方面更多是对手关系。在贸易和投资方面可能是竞争性关系,拜登可能更注重提升美国自身的竞争力,更好跟中国竞争。当然他首先要创造一个所谓的公平竞争环境,不让中国在这方面有任何优势。而合作的关系,在疫苗、控制疫情、防止核扩散、气候变化等方面,中美有很多合作空间。

汪涛表示,目前中美贸易关系可能进入一个平稳状态,既不会恶化,也可能今年没有明显改善。因为民主党、共和党都支持对华强硬,而拜登上台有很多国内问题,比如防疫、刺激经济等要做出成绩,对华可能保持目前政策,试图有一个战略、战术上的重新定位,但这需要时间,而且拜登政府更多考虑中国带来一些结构性的改变,比如在国企、补贴、市场准入方面,谈判都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这些方面如果能在拜登任内稳定下来,对中美贸易是利好,对市场来说就是风险溢价降低,也是利好。

总体来说,汪涛觉得2021 年中美可能进入新的贸易谈判,但达成协议的可能性较小,这种状态下,中美第一阶段的贸易协议可能会继续实施。科技方面,这是中美竞争最核心的部分,美国不管谁当总统都不会放松,但采取的不是全面脱钩方式。拜登及其后任国务卿都讲到他们的策略是提高美国的竞争力,多在美国投资,不是一定要打压、制裁别的国家,所以侧重不太一样。而中国经历过去一两年制裁、科技封锁,已经提出推动创新,加强科技自立,搞进口替代。因此,虽然美国在科技方面对中国的限制会持续,不会向全面脱钩方向转,但中国更强调科技自立,这种事实上的科技脱钩趋势可能会继续。

邢自强认为,疫情本身及中美关系变化在加速世界朝多极化进展,中美不是短期全面脱钩,因为这不符合双方利益。但中长期而言,中美在科技、安全、地缘政治、金融领域长期竞争,甚至一定程度对抗在所难免。短期并不指望拜登政府会大幅改变中美在这几个领域竞争,甚至有长期的摩擦可能性。但疫情前后中国经济的恢复,产业链的韧性和继续靠开放市场来留住产业链,恰恰又进一步加速。由此,尽管有中美软脱钩及逆全球化大势,但可以看到,欧洲、日本、东南亚,其他地区这些第三方并不愿意在中美之间完全一边倒。相反在经济、金融、投资领域,他们在夹缝中求平衡,两边都要维持一个比较强的经贸、投资、金融联系,不会刻意选边。

疫情以来,有一种西方舆论称能不能在产业链上去中国化,现在看来不会因为以美国为首去中国化,中国就成了孤家寡人。相反,不论RCEP 还是中欧投资协议,恰恰验证了大家还是愿意跟中国加强经贸投资联系,毕竟这边市场投资潜力比较大。这是一个多极世界,在此框架下,美国跟中国就是比较软性的长期竞争和摩擦。这个过程中,中国采取的很多对策,就是通过本土市场开放留住产业链的信心,通过挖掘一些区域一体化协议,部分抵御逆全球化压力,还是起到相当作用,也符合各国第三方想进一步增强在双边经济和投资上的好处。这是一个大方向。

结合2021 年的变化,邢自强觉得可能拜登的具体做法风格有所变化,比如关税可能不是主要手段,对高科技禁止以及在金融市场领域加大监管,甚至对中资企业在美国上市将有比较强的监管,在国防、安全领域也可能不会变化。这也是为什么在中国这边看到硬币的另一面,即五中全会以来,所有政策并没有因为拜登当选而出现明确转向,还是朝着通过区域协议抵消逆全球化影响,产业自主化趋势和政策抵消对美国科技高度依赖,这些不会因为拜登而改变。

供应链外移会不会重现?

2020 年疫情后,中国的供应链在全球的地位临时得到进一步提升。2021 年,尤其疫苗推行和全球经济复苏后,供应链外移现象会不会重来?

对此,邢自强称,根据摩根斯坦利2020 年三四月份得出的调研结论,第一线外企、跨国企业普遍认可中国疫情限进限出控制较好,产业链形成一定的闭环完整生态圈,不太依赖国外零部件。中国本土的消费市场以及巨大的生产能力,成为外企天然比较好的避风港。当然在这个结骨眼上有一个信心的回升,而回升是周期性的。是今年你好大家都不好,还是长期进一步验证中国产业链的稳健性,应该投资。这两者皆有,但不能完全抵消一部分产业链外移的压力。

不过,正如这次疫情期间,浙江、江苏长三角的厂商,改变生产线,满足全世界对医疗设备、小家电、居家生活设备的需求非常快,这是因为整个生产线的资本品也是在中国生产的,很容易改造生产线。同样,印尼、东南亚的企业,这些资本品不来自他们,如果改变生产线,不生产冰箱、咖啡机,动用的这些东西还是来自中国,实现不了完整的生产线。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在价值链中的比例不会降低,对产业链外移的担心没有那么大。

从中长期角度看多极化趋势、中美关系,其实中国已经做出一定的回应,不论中欧投资协定还是RCEP ,关键是看执行落地情况。这里比较容易看到的是,可能在一些制造业、金融业的开放领域,最近动作很大,特别是在一些高端汽车、电动汽车制造业,愿意给外企一样的待遇和市场准入、补贴,这还是起到了很强的作用,譬如电动汽车企业、化工品,这两年对股权比例的放松比较大。再如金融业,对中国信心复苏比较强。能否把这几个领域的经验复制到更多行业,真正给它一样的准入,一样的竞争环境,这可能是下一步的难点。

汪涛指出,供应链方面可能以“供应链重构”这个词讲比较好,而不是简单的供应链外移。从外移或者重构的角度可以发现,2018 年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前,供应链在全世界的重构、在亚洲的重构已经发生,很多企业尤其是劳动力密集型出口企业,把一部分生产转移到成本比较低的东南亚或其他地方。但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很重要的就是贸易方面的风险和地缘政治方面的风险成为企业重构产业链的新的主要因素,不是简单的经济成本、劳动成本方面的因素。很多中国出口导向型企业,转移一部分产能的意愿明显上升。最有意思的一个调查是去年9 月底,发现中国企业转移一部分产业链的意愿反而增加,且认为疫情增加了这样的意愿。因为中国很明显疫情控制很好,而其他很多地方控制不太好。究其原因,同时也问他们对未来中美贸易关系、科技封锁等各方面看法,企业对未来各国之间政治、科技、供应链可能中断风险的考虑在上升。

在供应链重构方面,很多企业也看到中国的广大市场及供应链的韧性,所以一部分企业想要转移出去,但也有很多企业想回来。而很多以服务中国本土市场为主的外资企业,尤其是欧洲企业,转移出去的意愿非常低,且想扩大在中国的产能。加上中国扩大深化开放,包括一些服务业开放、市场增长,预测到2030 年中国的GDP 会达到28 万亿美元以上,比现在翻一番。也就是说未来十年全球30% 以上的增长,还是会来自中国,这仍是一个发展最大,最快的市场。所以这对很多产业链的吸引非常强,这是整个的产业链重构。

汪涛表示,中国经济复苏较快,而很多企业现在是考虑怎么生存下去,短期内应该看不到很快的转移。但多极化、中美关系等各方面风险、竞争,会是一个长期主导或者说支持产业链重构的因素。所以总体是重构,有出去,有进来。如果很多企业是因为政治原因,或者要分散风险移出去,其实会增加成本,对世界经济来说不是一个好事。

人民币国际化并非要颠覆美元地位

现在一个很明显的现象是,中国对内建立“双循环”,尤其加速推动国内大循环,科技自主。对外也努力推行更进一步开放,并明确提出考虑加入CPTPP 。同时,2020 年以来启动新一轮人民币国际化,也是应对中美关系变化后的另一个方向。

对此,丁爽解读认为,中国的应对策略一方面是更加开放。去年达成三个经贸协议,从第一阶段中美协议、RCEP ,到中欧投资协定,同时也表示愿意加入CPTPP 。而拜登政府可能更注重规则、多边机制。中国其实已从这方面应对。

另一方面是更注意经济安全,内循环是当中一环。涉及金融的安全,就是人民币的地位,人民币在全球使用。如果人民币成为全球货币,这当然很好。现在人民币越来越成为必需品,这主要是特朗普对中国的金融进行制裁的可能性,包括中国的银行体系获得美元流动性,进入美元结算体系,这方面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人民币要成为一种备用的支付安排。这是一个比较大的变化。

丁爽表示,人民币国际化的目的可能并不是要颠覆美元地位,而是在受到制裁或出现没有其他支付手段时,作为一种备用的安排,所以一方面因为要使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中国的宏观政策现在更审慎。因为宏观政策是提高货币在国际上可信度非常重要的方面,包括财政货币政策、监管政策。另从人民币国际化的三个必要因素,包括国内金融市场的深度,人民币汇率的灵活性,资本账户的开放。虽然中国不会全面开放资本账户,但会大幅提高人民币的可用性,在大多数交易中实行开放。同时,中国非常努力在建设基础设施,包括支付体系、离岸人民币中心。通过这些手段,从金融安全的角度看,人民币国际化步骤在今后几年还会逐步推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聚合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csd.com.cn/9167.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